您当前的位置 : 西青信息港 >> 生活 >> 鉴赏
自然文学的空间
来源:天津日报.聚焦西青 作者:晨曲 编辑:韩璐 日期:2019-04-12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有长篇小说

  《赶大营》《探访曹雪芹》等

  编者按:前不久,由百花文艺出版社和中共天津市西青区委宣传部联合主办的首届中国自然文学论坛系列活动在西青举行。冯骥才、张炜、马未都、鲍尔吉·原野、韩子勇、李汉荣、王开岭、周晓枫、赵玫、龙一、武歆等著名作家、文化界名人应邀出席盛典。作家们以“自然文学”为主题,从自身的创作体验出发,重申大自然是人类天然的故乡,与听众分享自然文学带给他们的感动与收获。

  活动结束了,但自然文学无时无处不散发着独特的魅力,本期特辟专刊,约请几位作家畅谈自然写作的心得,展示自然写作的新思考。让我们一起走近自然文学,感知这一份份纯粹与掷地有声吧!

  首届中国自然文学论坛能在天津市西青区召开,西青文人大沾其光,因为多得一次聆听、浸润与冲撞。

  顾名思义,自然文学应该就是用文学手段去书写自然之美,让文字去感染人,给喧闹城市中的人一份寂静心情。西方早就有自然主义文学流派,也有一些代表性作品,如《林中水滴》《胡萝卜须》等等。看书名便知,确实是在书写大自然的万物。

  自然文学题目很大,自然而然地就联想到东方老子学说的“大道自然”。天然,地然,天地万物自然而然,天长地久,生生不息的永恒状态。一年四季,月圆月缺,春发、夏长、秋敛、冬藏再熟悉不过的生存定式。这些应该都是自然文学的范畴。然而,此次论坛是说这些吗?

  论坛之上,聆听作家讲说,在诗一样的语言引领下,逐渐摸清路数,不同的写作印迹,不同的思想轨迹,还有不同的感奋与忧思。

  有人怀念童年,赞美儿时的幼稚与纯真;有人悲天悯人,为一条河流清水变浊而哭泣,为形如棺材的楼群到处拔地而起而忧心,担心大自然被毁坏殆尽。听时只感觉心头很纠结,到底是“道可道,非常道”那个自然而然的常道好,还是社会发展生活改变好,一时竟找不到答案了。会后梳理,思绪渐清,人类要进步,社会要发展,这是必然趋势,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不会因为担心失去啥就望而却步不去争取不去得到。说到取舍就如同婚姻,把一个漂亮的女人娶进家,你一定要把她的优点和缺点一股脑儿都娶来,绝不可以只要优点而不要缺点。离婚时是同样的,离掉的是缺点,同时也要把优点一并离掉。社会发展给我们带来好处,同时也带来副作用,似乎这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但是,我们一定要像拥抱恋人一样拥抱社会发展,把发展的优点和缺点一并接受。明智也罢,愚蠢也罢,这是唯一的选择。人无法做到一边欣赏着优美原始生态的自然风光,一边沐浴着草原的温暖阳光,还同时能享受大都市才有的现代化的各种生活。

  世上本来就没有完美无缺,有些“完美无缺”是因偏爱人为造成的。“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多么美妙的自然景观,莫说身临其境啦,读着就令人陶醉。这美景可谓完美无缺了,但作为真实生活,你要去欣赏这样的美景,就要去付出,你可知山路多么崎岖?路程多么遥远?你可知看到这样的美景是多么不容易,或者很多美景你根本就欣赏不到。那“明月、清泉”的景观是在唐代,我们不能因为保护原生态而纹丝不动。

  社会发展能给你带来诸多便利,让你欣赏到很多美景。公路四通八达,车辆载你入川,索道可达峰顶,一目可览众山。社会发展能使你更幸福,住进高楼大厦,永远告别肮脏的乡间厕所,你有了自己的卫生间;不再烟熏火燎烧柴做饭,液化气灶一拧就点燃;不再担心腰腿受寒,房间四季如春因有地暖。好处多多不可尽数,当然我们也为此付出不少代价,农耕土地逐渐减少,青山绿水有些改变,环境保护问题突出,空气质量问题也非常严峻。

  一切似乎都那么自然而然,当我们备受外国列强欺凌时,我们奋起反抗,争取民族解放;当我们一穷二白时,我们自力更生,奋发图强,建设自己的家园;当我们进入小康社会,走近复兴之门时,我们发现同时也失去很多。但我们能够及时更正,及时提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我们节能减排,加大环保力度,力争在民族复兴之路上快步前进的同时,还要水更清,地更绿,天更蓝。

  于是,就有了一己之见,想到我们的自然文学应该是什么,空间在哪里。

  “蘑菇丁”是一种野菜。记得少年时期粮食不够吃,一到春天,主要任务是挖野菜,蘑菇丁就是寻觅中的一种。蘑菇丁能凉拌吃,也能做馅饽饽菜团子充饥。后来,因为发展经济,小工厂增多,污水排放量日增,造成水污染,再加上农药和除草剂的大量使用,导致蘑菇丁一类的野草几乎灭绝。近几年,污水排放得到彻底治理,河水逐渐变清,农药的使用量也逐年减少,野菜蘑菇丁又奇迹般地出现在河边树林草丛中。因蘑菇丁有解毒消炎功能,每到春天,人们都到处寻找,把蘑菇丁晾干收藏。与以往不同的是,今日之蘑菇丁不是用来充饥,而是用来改善伙食,调节饮食中的油腻,更重要的是,以备消炎解毒之用。

  可见,自然文学与社会发展并不矛盾,工业文明和科技快速发展的今天,依然有自然之美,其意义蕴含更多。今日的自然之美,有许多是由原始之美被人为扭曲,又由人为扭曲变成新美的,其中的曲折更有书写味道。

  原始之美是美,刀耕火种是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是美,野三坡、欢乐谷也是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是美,开凿太行山红旗渠也是美。农耕文化有农耕文化之美,工业文明有工业文明之美。尤其青山变秃山,秃山又变成青山的过程,似乎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不可因眷恋原始生态美而诅咒社会发展,也不必担忧工业文明和高科技发展会灭绝自然。人们会用新科技新动力去维护,使自然之美美出新意。如是,自然文学的空间就很广阔了。

  另一个自然文学的空间应是人性。“人之初,性本善”,人最初的自然属性就是幼稚、纯真。天真就可爱,因为心地单纯,人人喜欢。少儿阶段的人属于自然人,成人后就是社会人。走向社会的人,就开始变得复杂,是因功利欲望驱使,进入追逐争斗状态,使环境变得纷扰动荡,诡奇多样。人在动荡中去获得,去满足自己。

  人到晚年,最成熟的人生是返璞归真,鹤发童颜的同时,还要鹤发童心。此时的童心,是心智达到高峰后重新追求的童心,是看破红尘参透人生后再现的新纯真。虽身在闹市,却能以天真质朴的童心对待人生,这是人生追求的高境界,从自然中来,再回归自然本性的纯真。这应是自然文学中人的追索课题,也是另一个自然文学写作的广阔空间。

分享到:
相关新闻

Copyright (C) 2000-2018 xq.net.cn
本网站由西青信息港版权所有 西青信息港数据中心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2-27919129 | 举报邮箱:xqxxg2017@163.com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津ICP备17006886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2120180021